路演·互动

实地探访宏达新材:恶臭扰民 搬迁推进慢

2017-02-13 07:23:3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黄晟)

  围绕宏达新材(002211,SZ)大股东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伦投资)将1亿股质押给自然人庞雷一事,宏达新材近日回复深交所时坦言,如伟伦投资到期未及时还款,则不排除该质押股份存在被拍卖或强制过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宏达新材的股吧中,不少投资者猜测认为,质权方庞雷为某新三板公司的董事长,如果上述风险发生,庞雷很有可能将成为宏达新材的实控人。
  除股权质押风险外,记者走访宏达新材时发现,其化工厂紧邻居民区,周边居民经常能闻到刺激性的恶臭味,居民们也多次向环保部门及当地政府反映,要求工厂搬迁,但问题始终没得到解决。
  此外,尽管宏达新材面临着诸多问题,不过公司2016年的业绩预告修正却实现归属净利润1500万元至2500万元,而这其中,来自新坝镇政府的一项1500万元的补贴对公司业绩影响巨大。针对前述一系列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
  ●神秘人“庞雷”
  1月20日,伟伦投资将持有宏达新材的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12%)质押给了自然人庞雷,质押到期截止3月17日。在外界看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伟伦投资补齐借款和利息的压力较大,再加上宏达新材实控人正在协助司法机关调查,这无疑“雪上加霜”。
  如果伟伦投资到期未及时还款,就存在质押股份被拍卖或强制过户的可能性。记者浏览宏达新材股吧时发现,一些投资者表示“质押股权是假,出卖控制权是真”,而庞雷则被猜测是某新三板公司的董事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与庞雷姓名有关的新三板公司主要有两家:上海赛特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赛特康)和北京富电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电绿能)。
  2月8日,记者首先联系了上海赛特康的法定代表人庞雷,不过其表示并没有借款给伟伦投资,亦没有进行股权质押的交易。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富电绿能,对方工作人员表示,他们这边只是公司的子公司,无法联系到庞雷。此后,记者根据工作人员提供的总公司电话,试图联系庞雷,不过回复记者的工作人员却表示,“这里确实是富电绿能,但不是公司的总部,也无法联系到庞雷。”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9月,新三板挂牌公司威力恒科技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新的大股东,新晋大股东吕勤燕是彼时富电绿能的法人代表。富电绿能至此正式登陆新三板,成为“新三板充电桩第一股”。
  1月20日,富电绿能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于1月23日起停牌,最迟3月1日复牌。
  ●化工厂搬迁工作仍在进行
  除上述质押风险引发的不确定因素外,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实地探访宏达新材时发现,由于宏达新材的化工厂紧邻居民区,居民们担心自身健康,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要求宏达新材的化工厂搬迁。
  谈及自己居住的小区旁的化工厂污染,家住扬中市明珠花园小区及紧邻宏达新材厂区周边搬迁安置房小区的住户们向记者称,宏达新材夜间生产时经常有刺鼻的恶臭味,这种味道几乎让人窒息。他们多次向环保部门及当地政府反映,环保局及政府部门给居民们的答复是:会督查企业,强化企业污染治理,企业不久就要搬迁了,再忍忍!可这一答复沿用了三四年。
  就上述情况,记者来到扬中市环境保护局核实相关情况,该局的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肖伟向记者表示,对于宏达新材的污染问题,环保局的确每年都接到过大量投诉,“我们工作人员每次都前往现场查看情况,是否如居民们投诉中陈述的内容,主要查看企业的污染治理设施有没有正常开启,有没有达标排放。根据情况已经要求企业按照规定不断整改,必须达标排放。”
  肖伟还称,“近两年,根据我们的督查,企业的排污是符合标准的,居民们提到的恶臭味道是因为企业生产的产品有机硅里面有二甲胺成分,这种东西会产生刺鼻的恶臭味,只要一生产就难免有气味,味道的轻重和天气有很大关系。”
  记者注意到,此前曾有网友就宏达新材等企业气味扰民进行了投诉,扬中市环境保护局回复称,经过对相关路段的检查,均未发现气味异常。此外,环保局还对相关企业进行突击检查,也未发现废气产生。
  不过,环保部华东督察中心一位专家表示,这样的企业如果处理不好会有两种污染:一种是危废污染;另一种是气体污染。这种企业环保方面做到完全达标非常难,多数企业存在偷排现象或污染设施时开时关的现象,以此节约污染处理成本。如果污染处理设施投入到位,按规范要求正常开启,600米外的居住区应该闻不到刺鼻味道。
  令人不解的是,宏达新材现在所处的位置目前已经属于扬中市的主城区范围之内,周边也建了不少安置房及商品房。那么,为何宏达新材的工厂会紧邻着居民区?
  肖伟对此称,宏达新材创办之初选址时现在的位置的确很荒凉,“当时市里确定的那里是开发区,只不过后期城市建设快速化发展,主城区建设扩占了开发区,这是城市规划方面的问题,我们环保局不便多言。”
  肖伟还称,企业选址之初,环保方面还没有这么严,那时卫生防护距离等环保方面基本问题,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导致很多企业也都没有概念,加之后期城镇化发展等因素让很多居民区紧邻化工厂,宏达新材也是例子,“这也说不清谁的过错,现在也无法去追究,目前我们只能要求企业正常开启设备,必须达标排放。”
  实际上,按照周边居民的诉求,想让宏达新材尽快搬迁,以防影响居民们的健康。
  “企业搬迁是必然的,据我了解,市里一直在推进宏达新材的搬迁工作,目前宏达新材已经在苏北化工业成功选址了,只是目前扬中市老厂区的搬迁补偿一直没有洽谈成功。”肖伟补充说道。
  肖伟进一步表示,“这家企业目前也不想留在扬中市,扬中市曾在2000年被国家环保总局命名为首批‘国家级生态示范区’,扬中市的生态发展理念已经不适合于这样的化工企业发展,而且该企业目前所处的位置还是扬中市的主城区的位置,肯定是不合适的。”
  肖伟还表示,“这样的企业尽快搬迁是最佳的方案,目前环保部门也在跟地方政府部门沟通促进该企业的搬迁进度。”
  ●镇政府1500万元补贴解困
  而市场关注的是,多次重组,多次失败的宏达新材,2016年的业绩出现了扭亏为盈。
  据宏达新材1月21日发布2016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公司2016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为1500万元至2500万元,相比2015年实现了扭亏为盈。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宏达新材方面表示是由于2016年四季度业绩好于原预计。
  记者注意到,2016年前三季度,宏达新材营收出现同比继续下滑,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127.97万元,不过宏达新材曾在2016年末收到(新坝镇)政府补助1500万元,宏达新材表示,这笔补助会对公司2016年度净利润产生正面影响。
  对于新坝镇的经济实力,记者在扬中市新坝镇的政府官网上查询发现,新坝镇并没有公布2016年的财政收入,不过在2015年新坝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3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近5亿元。
  不过,在宏达新材的上述公告中,并未明确是什么性质的补助,依据的文件是什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宏达新材起源于新坝镇,后又划属扬中市三茅街道管委会。
  在收到政府拨款的前半个月,2016年12月16日,宏达新材又发布了一份对外提供借款的公告,以新坝镇政府职能部门经济服务中心作为股东的新坝经贸实业公司向宏达新材借款1800万元,借款利息年利率为6%,高于银行同期利率,也高于部分公司理财投资回报。
  记者了解到,新坝镇经济服务中心法人代表薛军之前曾是新坝镇的镇领导,目前同时是隶属于新坝镇的大航集团董事长,也是大航集团法人代表,新坝镇政府办公楼目前搬迁后借用大航集团16层新建大楼合二为一办公。
  以新坝镇政府职能部门经济服务中心作为股东的新坝经贸实业公司为何向宏达新材借款1800万元,记者来到了新坝镇人民政府,在大航集团办公楼15楼姚姓镇长办公室,该负责人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记者又短信联系新坝镇党委书记潘杰和薛军,但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记者获悉,目前伟伦投资的对外事宜的负责人为朱德洪的儿子朱恩伟,记者通过伟伦投资工商注册资料上的联系方式与公司取得了联系,对方表示目前这么敏感时期朱恩伟肯定不会接受采访,但会代为转达。记者又短信采访宏达新材董事长朱德洪、朱恩伟以及公司办公室负责人戴永琴,但截至记者发稿,均未收到正式回应。